您的位置: 法制网首页>> 返回首页

走近大荆蔗湖山边小作坊 地沟油大案新闻背景调查

发布时间:2012-04-11 15:19:08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10·21新型地沟油大案侦破纪实》续闻

震惊全国的用动物内脏炼制的新型地沟油,最早是在乐清大荆蔗湖村一家温岭人开的加工厂被发现的(4月7日温州晚报曾作报道)。目前这家加工厂已被取缔,老板和工人已落入法网。与之相关的嫌犯,被我省公安一网打尽。

这起跨地区的案件,属于在A地收集炼制,B地收购倒卖,C地精加工,再销往全国各地,收集油料来自全国各地,最后流向全国各地。大荆的黑窝点干的是收集粗加工勾当。

昨天,记者走近大荆蔗湖山边小作坊,就如何揭开地沟油全国大案进行再调查。

□温州晚报记者 盛一杰 陈培培 □摄影记者 王人望 □通讯员 吴建琴 林腾龙

现场 地沟油加工厂 开在殡葬服务站

昨天,记者跟随乐清市公安局大荆派出所金増旺警官实地走访了这个地沟油加工厂。这里并不像大家普遍认为的那样,藏在深山老林,加工厂就在蔗湖村村口附近的一个小山脚下,旁边就是一条新修的水泥路,车辆来来往往,说不上繁忙,但也不至于人烟稀少。这个加工厂附近是几家炼制炉渣的作坊。

记者发现,该加工厂面积不大,不到两百平方米,铁门已是锈迹斑斑,门边的墙上印着一排黑字“乐清大荆殡葬服务站”。

自被警方查获后,这个地方一直空置着,黑糊糊的地面满是油渍,因为是雨天,更易打滑;靠山一侧是一个灶台,能放置两口大锅,对应此处的屋顶上面仍旧沾满污秽物,完全可以想像当时锅里熬制的东西是多么肮脏。空置数月,还是能闻到一股异味。

令当地村民想不到的是,这里加工的地沟油有别传统泔水油,从炼制工艺到销售,出现新的形态——提炼的原料是动物内脏、腐肉、皮脂,生产过程实在太令人恶心了。

线索 一个匿名报警电话 端掉“地沟油加工厂”

最先发现这个“地沟油加工厂”的是大荆派出所民警金增旺。

金增旺是名老公安了,办事认真细致,一直在基层派出所工作。去年9月7日,正在派出所值班的金增旺接到一个报警电话,称蔗湖村有一对甥舅发生冲突,要打起来了。这对甥舅,正是该加工厂老板,温岭人干某和他的外甥,打起来的地方正是这个地沟油加工厂门口,为一些经济上的纠纷引起的。

金增旺回忆说,那天站在门口,已经闻到一股恶臭,透过大门看到门内的地上摆着一些死狗、死猪等,靠墙边还有两口正在沸腾的油锅。但由于干某与其外甥很快就和解了,金增旺虽然心里有了疑惑,但纠纷调解好了,便留着纳闷回所继续值班去了。

过了八天,也就是去年9月15日那天,又轮到金增旺值班。那天,一个匿名报警电话打到所里,称蔗湖村山脚下有一处地沟油加工厂。金增旺心想,他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蔗湖村有地沟油加工厂,但这个报警电话让他立刻想到那天处理纠纷时闻到的那股恶臭,“有可能就是这家!”金增旺悄悄来到附近观察,发现情况确实可疑,遂向所长汇报。

9月15日下午,乐清警方与乐清质监部门人员赶赴现场。现场查获一名正在熬制地沟油的工人罗某,并查扣20多桶疑似猪油和牛油

村委会 去年四五月份 村干部曾接到群众举报

大荆镇蔗湖村支书干贤法告诉记者,其实在去年四五月,村里搞绿化时,他们就发现了这个“炼油厂”,但当时并不知道是在炼制地沟油。

干贤法称,当时就是闻到一股恶臭,去里面看了下,发现是在炼油,老板说供肥皂厂用的。当时,他表示,当天就要求老板赶紧搬走,老板口头答应了,但过了几天发现还是在继续加工。

据干贤法介绍,这个场地最早是村民张敏华用来停放殡葬车辆的,10多年前盖起来的。七八年前,这个场地就空置了,后来租给了干某炼油。

去年四五月开始,不断有村民到蔗湖村村委会反映,称这个加工厂散发的恶臭实在令人受不了。“后来,村干部也曾向大荆工商所举报过”,干贤法说。

记者来到距离加工厂约两百米远的河对岸居民区里,村民都说这个加工厂在时,确实恶臭难当。一名阿姨说,她自己家连窗户都不敢开,特别是去年夏天。这名阿姨正是住在与加工厂正对面的房子里,从她家能清楚望见这间地沟油加工厂的大门。

房东

“温岭老板”称是工业用油

一年租金5000元

与加工厂仅一河之隔的对岸,记者找到了村民张敏华的家,他正在家中。张敏华告诉记者,他也是在去年9月15日那天,派出所来抓人的时候,才知道干某原来是在炼制地沟油。

“他之前一直跟我说,油是造肥皂用的,油渣是给饲料厂的。”张敏华说。

据张敏华回忆,去年两三月份,干某的厂办起来没有多久,工商部门曾来查过,“干某说他有证,后来拿不出来,但是他坚称是工业用油,工商所的人就叫他把对方的工商营业执照传真过来。江苏的两个厂,一个是肥皂厂,另一个是饲料厂,都有证件。”

张敏华还说,没过多久,大荆工商所查封了干某的加工厂,要他交3000元罚款,理由是“无证加工厂”,“工商所的人说,如果营业执照办下来就还给他。”

后来,干某的证一直没有办下来,直到案发。

张敏华告诉记者,他的这个场地空置多年,有不少人找他要租用这个场地,他都没答应,因为都是说要用来加工煤渣的,怕灰尘太多。

去年2月,干某找到他说要租用这个场地,说是炼油,提供给外地的一家肥皂厂。张敏华心想,炼油应该没什么污染,就答应了,一年的租金是5000元。

记者手记

执法应与时俱进

“新型的地沟油”,只追求商业利益最大化的生意老板们,简直就是丧失天良,没有了人性,没有了道德底线。

昨天,记者采访了最先发现线索的大荆派出所民警金増旺、蔗湖村支书干贤法、场地出租人张敏华以及一些当地群众,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我看新闻才知道这原是‘地沟油’加工厂啊!”

此外,在去年4月7日,大荆工商所执法人员曾根据群众举报对该厂进行查封,调查后得出“该场所并非想象中的‘地沟油’加工点,是一个以肥猪肉为原料提炼猪油的作坊”的结论。直到9月15日案发那天,包括张敏华等少数人才知道,里面干的是非法的勾当。

从去年2月到9月,半年多时间里,当地群众、相关部门并不是不知道这里办了一个“恶臭难闻”的炼油厂,工商部门这期间还曾将其查封并调查过,为何直到9月15日案发才揭开其真实面目?

这里面除了专业知识的匮乏,或者说鉴定存在难度,是否还有其他因素?如何才能让广大人民群众吃的放心,吃的健康,吃的开心和幸福。食品安全任重而道远。犯罪手段创新了,执法更应与时俱进。

。七八年前,这个场地就空置了,后来租给了干某炼油。

去年四五月开始,不断有村民到蔗湖村村委会反映,称这个加工厂散发的恶臭实在令人受不了。“后来,村干部也曾向大荆工商所举报过”,干贤法说。

记者来到距离加工厂约两百米远的河对岸居民区里,村民都说这个加工厂在时,确实恶臭难当。一名阿姨说,她自己家连窗户都不敢开,特别是去年夏天。这名阿姨正是住在与加工厂正对面的房子里,从她家能清楚望见这间地沟油加工厂的大门。

来源: 温州晚报(责任编辑:刘青)
“地沟油乱象”为什么屡禁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