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法制网首页>> 返回首页

“新型”地沟油“重装”上市 消灭地沟油仍任重道远(组图)

发布时间:2012-04-11 16:04:32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从屠宰场收购来的废弃动物皮、肉、内脏放在锅里熬制成动物油脂。

    熬成的动物油脂装进油桶,价格能卖到5000元/吨。 据央视截图

    本报讯 近日,浙江警方破获了一起制售地沟油的案件。警方在案件中发现了一种新型的地沟油,部分小作坊将劣质、过期、腐败了的动物皮、肉、内脏经过简单的加工提炼后生产出来油脂。经过行动,警方摧毁制售地沟油窝点13处,查获油品3200余吨。

    屠宰场废料变地沟油原料

    浙江省金华市公安局江南公安分局苏梦派出所邵文忠副所长说,去年10月,金华市苏梦乡村民经常闻到附近很臭很臭的味道。传出恶臭的院子位于金华市婺城区一个城乡接合部,院子主人叫李卫坚。

    警方调查发现院子门口堆放了大量空油桶,地上油迹斑斑,而这难闻的味道也很像是熬制泔水加工地沟油的味道,警方调查发现现场没有泔水,只有成堆的油脂块,这些油一部分来自于附近的另一个油脂加工点。

    金华市公安局江南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傅学军介绍,这些油脂的来源主要由屠宰场的废弃物压榨而成,主要包括猪、牛、羊屠宰以后内脏的一些膈膜,以及猪皮、牛皮、羊皮上刮下的碎末,还有一些就是时间存放长不能吃的变质动物内脏。

    在随后的调查中,警方发现,在金华市婺城熬制这种新型地沟油的窝点不止一家,还有一些分布于当地的个体熬油户,他们熬制出来的动物油都是由李卫坚统一收购。同样原料也是来自于屠宰场的废弃物。

    新型地沟油销往皖苏沪渝

    经过近五个月的侦查,警方查明这些被李卫坚从各处收购的新型地沟油很大一部分被销售到了安徽、上海、江苏、重庆等地的一些油脂公司,并最终进入到了食品领域。

    浙江省金华市公安局江南公安分局治安大队教导员陈建兵介绍称,这些地沟油主要是销往食品油加工企业,制成食品和火锅底料等。比如连云港市康润食品配料公司,这就是一家生产食用油企业。

    经警方确认,李卫坚团伙仅在2011年1月到11月销售这种新型地沟油的收入就达到了1000多万元。新型地沟油个体熬油户卖出的价格是5000元/吨,李卫坚卖出的价格是7600元/吨左右,而到了正规的油脂公司,这样的新型地沟油摇身一变卖到了12500元/吨。这跟传统地沟油的销售相比,利润相当。

    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100余人

    3月21日,浙江、安徽、上海、江苏、重庆、山东六省市公安机关在公安部现场统一指挥下集中对浙江金华特大新型地沟油专案实施收网行动。此次行动从上游收购加工到下游销售全环节摧毁了特大新型跨省地沟油犯罪网络,捣毁炼制新型地沟油工厂、黑窝点13处,抓获犯罪嫌疑人100余人、现场查获新型地沟油成品、半成品及油渣3200余吨。

      蹒跚的监管何时能撵上飞奔的地沟油

    近日,浙江警方在金华查获3200余吨新型地沟油,它主要由屠宰场的废弃物压榨而成,包括猪皮、牛皮、羊皮上刮下的碎末,还有一些存放时间过长已变质的动物内脏。警方称,这些地沟油被制成食品和火锅底料等,已销往上海重庆等地。经过行动,警方摧毁制售地沟油窝点13处。(4月3日《新京报》)

    传统地沟油的治理前景尚不明朗,新型地沟油又闪亮登场,这种进化速度令人有一丝绝望感。譬如艾滋病病毒,不待旧品种被攻克便早已繁衍出新变种,使医生疲于奔命,使患者难见光明。正如人们常常发问“人类何时才能攻克艾滋病”,面对新型地沟油的国人或许也有一问:步履蹒跚的监管何时才能撵上快马加鞭的地沟油?

    回答这个问题有一定难度,但与前一个问题相比,又显得分外简单。毕竟艾滋病是国际公认的绝症,目前没有哪个国家、哪个医生敢说自己能将其攻克。但地沟油就大为不同了,可以将之称为顽症,但绝对不属绝症之列。许多国家都曾面临这个顽症,将其治愈者也为数甚多。比如英美德日,都是成功的典范,留下的先进经验更是足以记满一摞笔记本。

    然而,手握再多的秘诀,不认真钻研学习也是白搭。譬如《鹿鼎记》中的韦小宝,肯教他武功的都是江湖中最顶尖的高手,什么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神龙教教主洪安通、少林寺般若堂首座澄观、铁剑门门主九难师太,都曾想教他最上乘的武功,陈近南更是把毕生所学写入秘笈相授。可遗憾的是,韦小宝生性懒惰最怕练功,能躲就躲,能拖就拖,最后高深功夫一样没练成,光形似神不似地学会了一样逃跑功夫“神行百变”。

    地沟油的治理与《鹿鼎记》中这一情节有些类似。近年来,媒体对国外治理地沟油的“他山之石”已不厌其烦地报道了一遍又一遍,但监管者们似乎没有太大的借鉴兴趣。每逢有地沟油大案被曝光时就暴风骤雨般集中整治一次,事态平息后又渐渐归于沉寂,走的还是运动式执法的老套路,地沟油产业非但没有伤筋动骨,甚至还因打掉了一部分小窝点而有了去芜存菁的迹象。每逢质疑四起后,监管者们又有许多可以推掉责任溜之大吉的借口“没有检测方法”“小作坊分布零散”“多头管理效果差”可谓“神奇百辩”。现实固然如此,难度固然很大,但这些能算是负责任的理由吗?不可否认,成绩也是有的,那一次次被查获的巨量地沟油就是佐证,但这显然远远不够,冰山一角的揭开带给人们的最大冲击是对地沟油的肆虐更加忧心。勤于学习者也是有的,郑州市已经发动“正规军”专门从饭店收集地沟油,但由于老板们“不配合”,该举措已进入形同虚设的危险期形似而神不似。

    当然,治理地沟油不一定非得拷贝他国做法,但不管怎样,还是那句话,得有只能拿住老鼠的好猫。只要肯干能干会干,老鼠的狡猾,始终比不过猫的机智,老鼠的急窜,始终躲不过猫的一跃。新型地沟油又能如何,摸准了利益链条,环环给它斩断,又能猖狂得了几时,当然,前提是得有“好猫”。(徐炳涛)

    打击地沟油需社会合力

    日前,浙江金华10·21特大新型地沟油专案实行收网行动,捣毁了一条新型地沟油熬制、收购、转销的利益链条。经媒体报道,百姓才了解到,除了餐厨垃圾可以通过简单加工制作地沟油外,一种由劣质、过期、腐败了的动物皮、肉、内脏经过简单的加工而成的“新型”地沟油也“重装”上市,流入了部分省份的食品餐饮企业,甚至是百姓餐桌。

    从媒体对浙江金华10·21特大新型地沟油专案办理的全过程报道中,人们看到了政府、企业和个人在其间所各自扮演的角色,也更加明确:对于食品安全的监管,三者也必须同时给力,才能使犯罪者无处遁形、无利可图。我们认为,应从以下三方面着手,做好食品安全监管工作:

    其一是提高食品加工企业原料监测水平,在企业环节拧死阀门。从目前了解到的多起地沟油案例中可以看到,想要为成规模的地沟油找到“销售”的出口,最终都要通过食用油加工企业这个渠道,如此才能名正言顺地进入市场。应该说,高额的利润可能是这些企业敢于铤而走险的重要原因,但也不排除由于监测水平的有限致使“地沟油”可以乘虚而入,获得“合法身份”的可能。那么,一方面应在查案办理的过程中,加大对销售此类油品企业的惩处力度,让此类企业一旦生产了地沟油产品,便没有继续在市场上生存的机会。从主动被动两方面将“地沟油”拒之食品加工企业门外。相对于零散作案的地沟油熬制个体来讲,对于企业的管控行政成本也是最低的。此外,在食品安全工程建设过程中,建设原料可追溯体系、建立指定驾驶员和车辆运输制度等都可以成为企业管控方面的借鉴。

    二是食品安全人人有责,公民有责任也必须敢于站出来说话。此次浙江金华10·21特大新型地沟油专案起初就是由金华市苏梦村村民向当地警方反映附近院子产生恶臭气体,而最终发现新型地沟油熬制和贩卖窝点的。尤其是一位村民无惧可能导致的报复,敢于在荧屏中露面直述可疑情况,更显得难能可贵。

    从新型地沟油的利益链条中,无论是以“工业油”为名售出新型地沟油的个体熬油户,还是食用油加工企业中的员工、运输司机都有可能发现其中的罪行。如果在这些环节中的任何人举报该问题,有关部门的处理都将会更加及时。但出于各种原因,这些人都普遍噤声了。在这种情况下,就更需要所有人对于食品安全的监督,对于食品安全工作的支持。因为,每一个人都擦亮眼睛,敢于发声,犯罪者才能无处遁形。

    三是在此次浙江金华10·21特大新型地沟油专案办理的过程中,人们看到了执法部门的“有作为”和耐心,将产生于浙江金华的“新型地沟油”的产业链条连根拔起。但由于我国在餐厨垃圾的收集处理方面尚未规范到位,加上地沟油巨大的利益驱使,一些犯罪分子还有可能顶风作案,死灰复燃。因此,政府在做好“堵”、“防”工作的同时,也必须加快制定餐厨垃圾、屠宰场废料等回收制度的步伐。

    此外,还要做好“疏”的工作,即如何将由餐厨垃圾、屠宰场废料熬制成的“地沟油”变废为宝、化害为利,引向生物燃油,利用于工业等相关领域。让“地沟油”不再人人喊打,产生其应有的价值,才是最终也是最美好的愿景。(天津网 金学思)

来源: 华声在线(责任编辑:刘青)
“地沟油乱象”为什么屡禁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