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地方新闻>>2012年专题>>开刀不眨眼的器官黑中介>>供体的悲哀
“卖肾车间”揭秘者:卖肾只是一个罂粟陷阱
发布时间:2012-08-15 11:39 星期三
来源:新闻晚报

卖肾群体

卖肾群体  

 

    这些卖肾者多为90后,他们选择卖肾大多因为急需用钱,有人为了还信用卡欠款,有人为了还债......

    卖肾者每天只吃两顿,中午、晚上都是土豆、白菜,间或有豆腐。吃到后来食用油没有了,土豆丝过水后用老干妈辣酱的红油下锅,白菜完全干炒

    晚报特派记者 程绩 杭州报道   杭州长睦锦苑小区4室1厅的毛胚房里,横七竖八地摆满十几张上下铺。这间房的住客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没人知道的秘密,“全是男孩,少时十几个,多时三十个,隔几天就有几张新面孔。 ”保安和邻居只知道表象,可也许没人会想到,这其实是一个流动的“卖肾车间”。

    5月28日,这是网络拍客山姆哥(网名)在这里卧底的第15天,他以卖肾者身份在这里记录了这个非法肾源供养基地从接头、体检、配型的全过程。早晨8:30,他终于拨打110报警,而就在两天前,又有三名供体(卖肾者)在通过体检后被发往昆明、广州等地,准备接受摘肾手术。

    杭州警方成立专案组调查这起案件,三十多名肾源供体被警方保护。

    配型3.5万元,不配型2万元

    5月14日上午9:40,山姆哥和同伴乘坐K1341抵达杭州火车站,与外号为“蓝天”的马仔接头后,由车号浙AU568R的吉利英伦送往住宿点。接下来三天,来自江西、湖南、山西、浙江、甘肃等地的8名供体陆续到达。这个自称“杭州肾源基地”的地下窝点由一个叫“东哥”的中年男子管理,已运作四年多,除卖肾,还接手代孕。这个非法肾源供养基地,涉及昆明、广州、济南、临沂、南昌、景德镇、上海、北京、郑州、长沙。据山姆哥介绍,每位供体和“东哥”谈好的价格基本都是3.5万元,目前全国中介已形成网络,报价基本一致,如果高于3.5万元,往往是骗取保证金的“骗子”。前往杭州的卖肾者中,有三人曾被骗取保证金。黑市里,需要换肾的病人需要为这颗“成本”3.5万元的肾支付20—50万元。

    但并不是每个卖肾者都能拿到3.5万元,因为等待配型需要1到3个月,有些急需用钱还债的供体只能选择做“快的”,即不做配型,直接联系同样着急的患者,只需血型相同便做肾脏移植,他们卖肾只能得到2万元。

    新闻曝光卖肾窝点竟成信源

    山姆哥介绍,这些卖肾者多为90后,他们大多因为急需用钱,有的为还信用卡欠款、有的为还其他的债。而卖肾换ipad和iphone这样微博里拿来戏谑的段子,在这里没有一例。

    基本所有卖肾者都是用尽兜里最后一点钱,购买前往肾源基地的车票。中介答应,卖肾成功,报销车票。他们一般都是通过网络招徕,分批到达。供体与马仔在车站接头,经简单鉴别送往窝点住宿。在这里完成上缴身份证、体检、签署协议、抽血配型、“发货”全过程。最让人吃惊的是,有的卖肾者第一次了解卖肾渠道,竟是看到卖肾窝点被端掉的新闻,起意卖肾。卖肾者在手术过后的命运无人问津,外界对卖肾一事只停留在猎奇层面。

责任编辑:谷晴
0
我要评论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