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地方新闻>>新闻导读
代孕行业内幕:外行边做边学 有中介搞“二孩营销”
发布时间:2015-11-02 09:42 星期一
来源:广州日报

  前代孕中介揭行业内幕 有中介搞起“二孩营销”

  因为DNA亲子鉴定结果显示非亲生,一对刚出生没多久的双胞胎男婴被遗弃给代孕中介。《代孕孖仔竟闹乌龙》(本报10月19日A12版)的报道出街后,双胞胎小兄弟的遭遇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为何关键的胚胎会弄混?为何连代孕中介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这个地下行业有多混乱?带着诸多疑问,记者连日来多方采访,为您揭露代孕行业的深层内幕。

  广州地下代孕已有十多年

  “我不怕大家把我当成反面典型,两年前我就不做了。”代孕乌龙事件中涉事中介老板娘李女士,与记者多番沟通后,最终同意站出来揭开行业内幕。

  李女士从事代孕中介业务有6年之久,因为政策收紧,所以两年前便放弃了这桩“来钱快”的偏门生意,回到河北老家做起了正当买卖。李女士说,自己进入代孕行业时,该行业还处在早期野蛮生长阶段,自己也算是广州最早代孕中介之一。

  广州的地下代孕业务在十多年前已出现。“最早是在海珠一家正规医院做胚胎移植手术。”李女士介绍,后来查得比较严,代孕胚胎移植环节转到民营医院,一些懂得操作胚胎移植手术的医生在这些小医院里租下房间,改造成简单的试验室,然后开始接代孕中介的业务,收取高额的费用。

  其中,位于广州天河区沙太路附近的华×医院,是代孕中介合作比较多的地下胚胎移植点之一。记者前往该医院暗访,工作人员表示,所在医院没有从事试管婴儿的资质,更不会违规从事代孕行业。

  民营医院暗藏移植试验室

  代孕孖仔乌龙事件与上述华×医院有关。3年前,化名为“李丽”的河南夫妻,正是通过李女士安排在该医院进行取卵抽精,成功合成数管胚胎,在寻找合适代孕妈妈前,这些胚胎被放置在医院的实验室内。

  “医院肯定说没有做过代孕,但我可以站出来指证。”李女士说,隐藏在华×医院内的移植试验室是由宁×怡主任和徐×杨两人合伙经营的,宁作为“临床医生”负责胚胎移植手术,徐负责胚胎冷冻等后勤技术支持。

  徐×杨目前的公开的身份是“广州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业务经理。记者以熟人介绍为由电话联系了徐×杨,他承认自己从事地下代孕业务多年,随后又表示,目前已经不再接胚胎移植业务,“你找别人吧,我已经不做了”。

  宁主任宣称自己是卫生部妇幼卫生国际合作项目专家组专家, 擅长治疗疑难不孕症,包括人工受精、试管婴儿等辅助受孕,曾与权威专家一起研究第三代试管婴儿,取得重大成果。

  但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宁主任应该不是所谓的“国家级专家”,因为刚开始做胚胎移植手术成功率并不高,不像一个有研究成果的“专家”。在代孕乌龙事件发生后,顾客找上了门,宁×怡也在不久后离开了广州,目前已联系不上。

  可选医生不多水平也不清楚

  李女士介绍,6年多前,自己刚进入代孕行业时,政策管得还不是很严,确实有些正规医生从事代孕移植手术,大都是有经验的医生,胚胎移植成功率比较高。五六年前,代孕行业进入迅速发展阶段,但也随之出现混乱的局面。一方面,随着打击力度加大,正规医生逐渐退出;另一方面,代孕移植的需求很大,但医生严重不足,在高额收益的驱动下,有一些并不熟悉试管婴儿技术的医生,甚至连卫校毕业的普通医护人员,也都进入代孕行业,租个小试验室就敢对外接单,把客户当成了小白鼠,边做边学,闭门摸索代孕技术。

  “业务量太多了,但可以选择的医生并不多,靠不靠谱都不是很清楚。”李女士介绍,试验室不会长久固定在某个医院,经常搬迁,医生变动也大。

  李女士介绍,高峰时,至少数十名的代孕中介盘踞白云区怡新花园一带。在代孕产业链条中,中介是中间最关键一环,接受客户委托,寻找代孕妈妈,联系医生实施胚胎移植,都由他们来完成。一单代孕生意,代孕中介付给医生费用大约是6万元,给代孕妈妈酬劳是18万~20万元,如果是双胞胎,还会给予额外的奖励,自己则从中赚取高额差价。

责任编辑:梁笑
0
我要评论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