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闹市公开兜售的老冰棍竟然这么“脏”,真是让人意外,不过,更让人意外的是,“瑞华老冰棍”此前的劣迹就曾暴露过——北京市食品办曾于2011年10月12日进行抽检结果通报,北京市瑞华冷饮厂生产的老冰棍菌落总数超标近8倍。

       菌落超标8倍的老冰棍不仅没从市面上绝迹,如今更变本加厉,菌落超标飙至1767倍,这不禁让人疑问,一年前抽检发生的问题,监管部门怎么处理的——对瑞华冷饮厂作出怎样的处罚?当时有没有进一步深入该厂,调查生产环境,有没有根据该厂的不良记录,在日常时加强监管,增加抽检的频率?
    对于冷饮这样的夏令食品,象我们这等年龄的人对此已没有什么激情了。但是如果偶尔童心来临的话,我也只是买那老冰棍吃。
        改革开放三十年,人们的物质生活得到了极大的丰富,各式各类的商品琳琅满目。仅就夏天的冷饮为例,单一的一毛钱两、三支的冰棍变成了现在两、三块钱一支的雪糕。原料上有牛奶的、水果的、粮食的、还有巧克力的等;颜色上有白的、黄的、绿的、还有黑的等。晚上的消夏夜市上,不仅有刨冰,还有什么炒冰。“80后”、“90后”、“00后”的孩子们在父母的呵护下,尽情的享受着丰富而又充盈的物质生活。他们再也不会象我们小的时候那样,为了闻到冰棍的气味而跟着卖冰棍的满街跑了。
        忘不了的老冰棍,它那清香的水果味永远飘散在我的记忆里。
    花花绿绿的牛奶、朱古力、香草冷饮面世后,老冰棍的影子一度在街市上消失。重返江湖时,其实已经是用新工艺、新配方制作出的新产品。以前的红果冰棍摇身变为“大红果”,小豆冰棍升级为红豆沙、绿豆沙,冰棍加上了一个“老”字,但用料的丰富与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已不可同日而语。固定的消费群体也让销量有了保证,一位中年人边啃冰棍边说:“透过一支老冰棍,我仿佛想起了所有的童年往事。戴草帽的老头,老式破旧自行车,还有刷白漆盖着棉被的木箱子。”
老冰棍重返市场 纯冰牛奶勾起童年回忆
    重庆的夏天是火炉,特别是这几年那可不是一般的热。热到连公交车都要冰块降温,更何况是人呢!老冰棍是许多重庆人夏天的最爱。热的时候来一个,透心凉感觉特别好。既不贵又消暑止渴。不过在老酸奶,果冻纷纷不幸被曝有问题之后,老冰棍也出问题了…… 
    夏季来临,冷饮市场渐渐热起来,北京的传统冷饮老冰棒出现质量问题,武汉市场上的老冰棒又如何呢?对此,武汉工商突击检查了夏季冷饮市场,在某冷饮批发部的冷库里现场查封了1014支“天冰”老兵棒,经现场鉴定全部为假冒老冰棒。
        真假老冰棒在质量上差别大吗?记者分别将一真一假两个老冰棒放在车上的两个纸杯子内,自然融化。经过一段时间的骑行,记者发现,真的老冰棒化成了一摊水,而假冒的老冰棒一直到了黄陂盘龙大道,才化成了一摊浆糊状。
“问题老冰棍”直戳监管“老毛病”

    为弄清“瑞华牌老冰棍”的质量问题,记者应聘工人进入北京市瑞华冷饮厂暗访。
      5月10日,记者根据“瑞华牌老冰棍”包装上的地址,找到这个位于顺义区李桥镇庄子营村的冷饮厂。看到的却是“配料室跑老鼠,化验室放车子,工人称进厂不体检无健康证。”这个约200平米的普通院落,门口红色的铁门上并未挂着牌子。而在配料室里,各种添加剂摆放在多个桶里,地面脏水横流。记者亲眼看到一只老鼠蹿过地面。随后,记者向工人反映此事,工人们说:“这太正常了。”

    记者艰辛卧底雪糕生产内幕,见到雪糕配方,味道全是用香精调制而成,以草莓味雪丸子为例:从配方上可以看到 ,做出这样一个雪糕一共用20种配料,其中各种添加剂就有11种,占到半数以上。包括704稳定剂 、甜蜜素、阿斯巴甜、乳酸、绿晶3355鲜牛奶、艾尔森2106牛奶,天宁30602草莓、天宁挂叶草莓 ;三种色素包括香兰素、胭脂红、苋菜红。另一种雪糕巧克力味“泡泡”雪糕的配方。情况和草莓味雪丸子类似。
北京景区老冰棍甜蜜素超标3倍
    2012年4月9日,央视主持人赵普在微博上爆料称,老酸奶和果冻很可能是破皮鞋制成。他称,这才是今年315晚会重头,可惜没播。媒体人微博网名“落魄书生周筱赟”对此称:“不用这么神秘兮兮啦。所谓老酸奶,就是更加浓稠,其实是大量添加工业明胶。工业明胶,就是用垃圾里面回收的破烂皮革之类做出来的。果冻更是如此。这本该是常识。”
    老酸奶和果冻到底有没有问题,赵普说了不算,微博疯狂传播和评论也不算,但如果缺乏权威部门的检测及解释,这种不信任和怀疑的情绪就会持续蔓延,甚至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
    破皮鞋提炼出的工业明胶真的能加入酸奶,做出“皮革老酸奶”吗?网传或许不假,但眼见更能说明问题。扬州大学兽医学院学生文永清等人对“皮革老酸奶”产生了兴趣,他们在实验室自己动手,自制“皮革老酸奶”,试图通过实验来重现问题老酸奶的制作过程,并通过与正常老酸奶的对比,找到两者的区别。
媒体人士称果冻老酸奶添加工业明胶

    整个老冰棍的生产过程中,工人全部是在赤手操作,而掉在地上的老冰棍,工人照样捡起来直接用,该雪糕厂在卫生方面还存在着其他诸多问题。吃着这样的老冰棍,你还能忆得起童年吗?

——营销策划人 谭小芳

    “瑞华老冰棍”早在2011年10月12日的北京市食品办抽检结果通报上就曾被暴出菌落超标8倍.然而它并未消失在市场上,反而变本加厉菌落超标飙至1767倍!这不禁让人疑问:一年前抽检发生的问题,监管部门怎么处理的?

——职员 国华

    夏天临近,老冰棍又上市大卖了。最近有人暗访时某加工厂时,配料室地面脏水横流,老鼠蹿过地面。
        继老酸奶之后,老冰棍也中枪了,还有什么冰棒和酸奶是安全的?

——网友:你又忽悠我

    中国食品工业协会负责人:据我会了解,食用明胶在酸乳生产成本中所占比例很小,正常生产经营的食品企业不会为节约几分钱的成本铤而走险。我会呼吁所有的食品生产企业严格遵守国家的各项法律法规和标准,生产让消费者放心的食品,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
       中国奶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谷继承:从有关部门公布的检测结果看,我们的乳品质量处于历史最好时期。因此我们相信,正规的乳品加工企业不可能在乳制品中添加所谓的工业明胶。
       而对于老冰棍事件的回应,我们期待着有更多的行业领导及企业负责人能够站出来,对老百姓多一些真话实话!